ap_F23_20081210052134714.jpg 

 

我很喜歡白色,尤其最近可以說到了瘋狂著迷的程度。

 

沒有什麼顏色比白色更有包容力了,也沒有什麼顏色能比白色擁有更多的樣貌,

不論是一道白牆上的幾道黑線所架構出的洗練感,

抑或是擺設在木地板上的白色家具所散發出的悠閒氛圍,

看過了聖多里尼那一片藍天白牆的美景,誰能不為之瘋狂。

只用了一個弧形挑空,再加上木質扶手作為線軸,空間瞬間就有了旋律,輕快的。

單純的材質,沒有多餘的贅飾,白色的pure。

 


ap_F23_20081210052136592.jpg 

by John Pawson

有別於Philippe Starck的愉悅,

John Pawson則從另一個風格進攻,

沈重的深色木質桌面,因著白的襯托,顯得不那麼壓迫人,卻又穩重可靠,

更別提那一面透光的白膜玻璃,雲霧般的。

彷彿身處雲霧繚繞古木參天的樹林裡,說不定那片霧裡正有著什麼。

.......不過是張木桌。

............白色的魔力。

 


tn_F23_20081210052137313.jpg 

by John Pawson

冷。

不像紅那樣的毛毛躁躁、輕浮跳脫,

也不像藍那樣,有時冰似的凍人,

更不像黃那般散發著太陽似的熱力,簡直把人烤焦。

是啊,白是冷的,但,是清冷,有包容力的冷。

不會拒絕其他顏色,反而讓他們有了新的風貌,

紅白的時尚、藍白的悠閒、黃白的溫和....

就算只是配角又如何....?

而當白色登上主角時,空間也不會是死板板的白,

不同的燈光,不同的色調,調色盤似的,瞬間百變,

但任何人都看得出來,那只是白,然後驚訝於它的多變。

 

ap_F23_20081210052137313.jpg 

by tamizo architects group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林安娜 的頭像
林安娜

向前 向後 轉個圈

林安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